評論:三大運營商5G頻譜資源分配 有什麼玄機?

C114訊 12月6日評論(嶽明)今天,工業和信息化部正式向三大基礎電信運營商發放瞭全國范圍5G中低頻段試驗頻率使用許可,這也意味著5G商用的大幕已經徐徐拉開。

具體來看,中國電信獲得3400MHz-3500MHz共100MHz帶寬的5G試驗頻率資源;中國聯通獲得3500MHz-3600MHz共100MHz帶寬的5G試驗頻率資源;中國移動獲得2515MHz-2675MHz、4800MHz-4900MHz頻段的共260MHz帶寬5G試驗頻率資源,其中2515-2575MHz、2635-2675MHz和4800-4900MHz頻段為新增頻段,2575-2635MHz頻段為重耕中國移動現有的TD-LTE(4G)頻段。

無論是從技術側的頻譜利用率,還是監管側的市場再平衡,這都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但並不是說這個方案完美,聯通和電信就面臨著TD-LTE清頻退網的煩惱,移動也面臨著接收的困惑。

1,明確頻譜已是迫在眉睫

頻譜資源是移動通信發展的核心資源,頻譜規劃是產業的起點,決定產業發展格局。

與絕大多數國傢不同,我國采取的是分配而非拍賣的方式,來進行頻譜管理工作。所以說,政府監管部門在產業發展中處於非常核心的位置。可能是出於多方面的考慮,我國一直沒有明確Sub 6GHz的頻譜分配,這在一定程度上給產業界造成瞭些許困擾。

我們這邊裹步不前,國際上卻是高歌猛進。特別是美國和韓國,都紛紛宣佈瞭5G商用計劃,開始大力培育5G產業。在5G商用上,我們不能起個大早,趕個晚集。與其在實驗環境不斷測試,被動等待產業成熟,真不如放到現網環境,真刀真槍的用起來,用市場和需求來驗證並催熟5G產業。

正如中信證券在報告中所寫的,5G頻譜劃分方案確定,給5G建設奠定堅實基礎,給中國運營商的5G建設鋪平瞭道路,預計中國運營商可能2019年Q1-Q2將會啟動5G設備的集采工作。

2,頻譜分配符合現實與預期

在我國,頻譜分配絕不僅僅是考慮技術,也會考慮到三傢運營商的平衡格局。

從技術角度來講,100MHz的連續帶寬是體現5G網絡能力的基礎。所以,政府不會將頻譜進行過度分割,進而造成碎片化而提升產業鏈成本。從市場角度來看,基礎實力雄厚的運營商往往承擔著培育產業鏈的重任,而稍弱的運營商往往可以得到更為成熟的制式與頻譜。

在這次分配上,這樣的思路得到瞭明顯體現。

中國移動無論是現網規模還是投資能力,都遠遠超過電信和聯通,如果再獲得成熟的3.5GHz,將會破壞現有的市場格局;所以,中國移動得到瞭產業鏈相對不成熟的2.6GHz。當然,中國移動面臨的挑戰不僅僅是產業鏈成熟度。

在技術層面,雖然2.6GHz具備室外連續覆蓋的可行性,但是其上行覆蓋受限於終端能力及功率等,上行覆蓋能力較弱。另外,2.6GHz頻段被大量應用於TD-LTE網絡,如果重耕後用於部署5G網絡,那麼就要進行4G/5G的混合組網,鑒於產業鏈的成熟度及組網的復雜度,需要慎重考慮。

當然,也不是說2.6GHz沒有好處。中國移動在2.6GHz上本來就有大量的TD-LTE設備,在5G建設中也將會有速度優勢。極端情況下,隻需要對天饋系統和主設備進行升級,通過Massive MIMO可以大幅提高5G覆蓋能力,可以充分復用4G站址以及配套資源,獲得快速網絡部署優勢。

對於電信和聯通而言,雖然3.5GHz頻段較其4G主頻段1.8GHz明顯提高,較2.6GHz有部分提高,但3.5GHz產業鏈成熟度高。成熟度高也就意味著有規模效應,產業鏈具備成本優勢。而且,就算是3.5GHz,預期其5G基站數量可能是4G的1.5倍左右,以電信聯通的實力,尚具備投資能力。

3,一個小尾巴,電聯需要清頻退網TD-LTE

與5G頻譜的明確相比,這的確是個小尾巴,但也是一個值得關註的小尾巴,那就是電信(2635-2655MHz)和聯通(2555-2575MHz)需要各自騰退20MHz的TDD頻譜。

這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在4G初期,為瞭體現對TD-LTE的支持,我國將D頻段(2500-2690MHz)全部采用瞭TDD方式;而且,給三大基礎電信運營商都分配瞭相應頻譜。初衷是好的,但在實際應用過程中,電信和聯通並未充分利用該頻段,現網設備並不多,預估在萬站以內。

當然,利用率不高,並不是因為電信聯通不重視TDD,而是產業發展階段與市場需求決定的。那麼,問題就出現瞭,電信和聯通什麼時候完成清頻退網,又能從中國移動得到什麼樣的補償呢?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左方新聞網 - 每日提供最新鮮的新聞資訊 » 評論:三大運營商5G頻譜資源分配 有什麼玄機?

贊 ()

評論

留言与評論(共有 0 条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