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比特幣

來源:華商韜略(hslt8888)

“我有個幣圈的朋友,去年和我聊買二環(北京)哪個樓盤。今天我們晚飯的時候偶然相遇,他對我說:您好,這是您的外賣。”

1

一天內,下跌12%;一月內,暴跌42%;一年內,狂跌77%,市值蒸發1.6萬億人民幣!

鮮血染紅瞭海面,幣圈無人眠。

8年翻漲2500萬倍的比特幣,已翻臉變成無數人葬身的煉獄。

2017年年末,比特幣還在2萬美元高點俯瞰人間,10個比特幣能買輛奔馳S500豪車,100個比特幣在深圳能買套三居房……但在2009年,1美元就能兌換1309個比特幣。

史上一切資產泡沫,在比特幣面前統統是垃圾。

然而,到瞭今年年末,幣圈儼然成瞭“比慘大會”:

“我有個幣圈的朋友,去年和我聊買二環(北京)哪個樓盤。今天我們晚飯的時候偶然相遇,他對我說:您好,這是您的外賣。”

“七年炒幣兩茫茫,先虧車,後賠房,千幣跌停,無處話淒涼。”

“年初買瞭20個幣,如今損失超百萬。”

但在10000、7000、5000美元關口,仍有人抄底又抄底,底卻被擊穿再擊穿。那種分分鐘傾傢蕩產的感覺,確實銷魂。

論最慘韭菜,誰也慘不過重慶楊姑娘。今年9月5日比特幣跌破7000美元時,人傢直接巨虧1.2億。

據楊姑娘自述:當天慘跌,虧瞭4000萬也算心服口服;但另外8000萬,她則懷疑是在OKEX平臺操縱下爆的倉。

一入幣圈誤終身的,除瞭韭菜,還有上市公司。

新三板公司“鐵騎國際”董事長張彥慶,就自曝炒幣虧1億。2018年2月6日,他就在交易平臺上爆瞭倉,賠掉500個比特幣;5月22日錢包升級,再丟800個比特幣。因為炒幣,公司虧得現金不足2萬。

在香港,5傢對沖基金也因為炒幣變身上訪戶。

炒幣的很傷心,沒炒的更後悔。

2011年12月21日,網友“小竹子”在知乎問道:“大三學生手頭有6000元,有什麼好的理財投資建議?”

巴比特創始人長鋏回復:“買比特幣,保存好錢包文件,然後忘掉這回事,五年後再看看。”

6000塊是“小竹子”攢下的第一筆獎學金。她沒有買比特幣,也沒有做投資,而是去杭州玩瞭一趟花光瞭。

有人計算過,當年“小竹子”照做,大約能買800多枚比特幣。按2017年底1.9萬美元的高價計算,價值1億人民幣。即便崩盤到4000美元左右,也相當於2000多萬人民幣。

而答題的長鋏,通過創立區塊鏈項目比原鏈(BTM),項目市值76億,個人身傢深不可測。

平凡人生與億萬富翁的距離,原來就差一枚比特幣。

長鋏的暴富並非孤例。

郭宏才,人稱“寶二爺”,早年在平遙賣牛肉,工資5000元不到。在中關村車庫咖啡,他頭一次聽說比特幣,開始建場挖礦。如今數千比特幣在手,勞斯萊斯、豪宅別墅全有,常年為區塊鏈項目站臺,身傢過億美金!

李笑來,號稱“比特幣首富”。早年是新東方英語老師,據傳擁有六位數的比特幣,身傢曾高達70億。

而被炒到爆火的區塊鏈項目EOS,白皮書一發就能融資10億,代碼沒寫就估值1000億……

論賺錢快,炒股、炒房、販毒、搶銀行,統統都幹不過比特幣。

然而在這裡,財富從未創造,隻在不斷轉移。

2

“幣圈一天,人間一年”。不管是虧是賺,這句話都顯得很有道理。

跟炒幣不同,挖礦有成本,幹的是“實業”。但數字貨幣暴跌,“礦難”席卷全球,挖礦抵不過電費,讓“礦機按斤甩賣”上瞭熱搜。

以每度0.4元的電價算,17種數字貨幣都觸及“關機價”。

阿誠就踏準瞭熊市的舞步,一步步掉入瞭“礦坑”。

2017年年底,阿誠來到北京的幣圈酒吧廝混。這裡從不缺少張口就是千萬上億的生意人,阿誠竟然忽悠到一位豪擲千萬的投資客,建成個擁有500臺礦機的小礦場。

靠挖比特幣,阿誠曾賺到“第一桶金”。如今大佬加持,如虎添翼。但整個2018年,幣價跌跌不休,收益一路走低。阿誠走遍20多個省,四處找便宜電。苦撐到11月,結果比特幣一舉跌破5000美元的“關機價”。阿誠隻得變賣礦機,關張大吉。

“冬天去內蒙,夏天去四川”,曾經屢試不爽的“挖礦箴言”,如今不靈瞭。

11月6日,算力曾經位居全球第三的BTCC礦池,突然宣佈無限期停運,毫無預兆地倒在瞭幣圈寒潮裡。

11月20日,美國算力第一的頂級礦場“十億瓦特”(Giga Watt)宣佈破產。2017年,這傢超級礦場還日賺10萬美金。如今驟然倒下時,還欠下7000萬美元債務。

屋漏偏逢連夜雨,國傢都趁著“礦難”來打擊。

2018年10月,美國華盛頓州下達挖礦禁令,提高挖礦電費。效果立竿見影,身處當地的“十億瓦特”應聲而倒。

11月,貴州、新疆也突然要求礦區停電整改,出手就趴下一大片。

有人辭官歸故裡,有人星夜趕科場。

大中小礦場,死走逃亡傷,有的老玩傢卻在“求收購二手礦機”。老鳥們經歷過類似的行業跌宕,越恐慌、越低價、越進場,隻因有人能拿到0.28元的低價電,關機價低至3000美元附近。

國傢之間,同樣經歷著礦業大洗牌。

2018年8月,俄羅斯列寧格勒將前蘇聯一處化肥實驗室,建成國內最大礦場。這處面積4000平米、閑置20年的所在,配置瞭3000多臺礦機,讓地方政府大喜過望。連列寧格勒副州長都不惜屈尊降貴,親自到礦場開幕式上致辭,除瞭熱烈歡迎全球礦工來挖礦,更猛力吐槽自傢索斯諾貝佈核電站的電根本用不完。

11月11日,挪威一傢挖礦公司也決定,趁著熊市重啟礦區。

常人所見是幣圈價格崩潰,高手看到的是算力驟降、挖礦效率提升。

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同樣適用於挖礦業。

個體礦工,更容易歡樂。加拿大有位礦工賠錢後,直接把六臺礦機改造成取暖器,既娛樂瞭大傢,又溫暖瞭自己。萬一幣價回升,還能重操舊業。

3

2017年,比特大陸的“礦機王”S9,爆炒到2萬塊還一機難求。如今,二手S9在深圳華強北賣不到1600塊,慘跌90%。

2018年11月22日,上市遙遙無期的比特大陸,在“礦難”中堅持發佈新礦機D5、DR5,正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但在很多人看來,這傢全球第一的礦機公司完全不值得同情。這次幣圈崩盤,比特大陸正是始作俑者。

2013年,北大畢業生吳忌寒創立比特大陸。憑借強悍的性能和逆周期手法,短短3年成為全球礦機業霸主,不僅市占率壟斷性地高居70%,其自營和托管的礦場、礦池,也一度占據比特幣全球算力的80%左右。

在“去中心化”的比特幣世界裡,擁有51%以上算力基本可以為所欲為。雖然充滿諷刺,但中國人吳忌寒的確是事實上的“比特幣之王”。

連稻香村、豆腐腦、元宵湯圓都會出現南北之爭,更何況震撼全球的比特幣?

2017年8月1日,比特幣核心維護團隊與比特大陸爆發擴容之爭。吳忌寒憑借算力霸權,強推“硬分叉”,在比特幣(BTC)基礎上,生生造出一款山寨幣——比特幣現金(BCH)。

你可以將“硬分叉”,理解為“父子分傢”:如果比特幣(BTC)是“父親”,那麼比特幣現金(BCH)就是“兒子”。

有人認為,“父親”是少林正宗、源遠流長,值得比特幣豪傑來敬仰,兒子永遠是山寨幣;有人則覺得,“兒子”繼承瞭區塊鏈先輩的光榮傳統,是比特幣事業的接班人。

但是比特幣,再也不是曾經的比特幣瞭。

就在人們還在為誰是“正宗比特幣”爭執不休時,比特幣現金(BCH)又內訌瞭。這次是自稱“中本聰”的澳大利亞人CSW(即“澳本聰”),與吳忌寒鬧翻瞭。

於是,“兒子幣”比特幣現金(BCH),要再次分裂為BCH ABC(吳忌寒)和BCH SV(澳本聰)兩種“孫子幣”。

2018年11月15日,比特幣現金(BCH)的算力對決和數字貨幣的全面暴跌,同時開始。

澳本聰聲稱自己的核心優勢就是有錢,誓將比特大陸“碾成渣渣”。

但中國礦霸吳忌寒更狠,每天豪擲1億補貼礦工,吸引全球算力加入BCH ABC陣營。

在內蒙古鄂爾多斯,比特大陸的全球最大礦場部署在這裡,2.5萬臺礦機晝夜不息。此外,吳忌寒又在新疆緊急部署9萬臺礦機,隨時準備接大招。

11月21日,比特幣現金(BCH)硬分叉完成,BCH ABC、BCH SV各自穩定出幣。但究竟誰勝誰負,目前尚無定論。

有的交易所認為,BCH ABC已成功繼承BCH的最長鏈,打算讓BCH SV徹底退市;但很快,BCH SV以52.37%的暴漲還以顏色,在崩潰的市場上一枝獨秀。

吳忌寒認為贏定瞭,不死心的澳本聰則表示:遊戲才剛開始!

但大部分人覺得,這場算力大戰,確實沒有勝利者。

4

有人認為,比特幣依然能搶救一下。類似的暴跌,在比特幣史上並不罕見。

2011年11月開始,從30美元跌至2美元,跌幅93%;

2013年12月開始,從1166美元跌至170美元,跌幅85%;

2017年12月至今,跌破4000美元,跌幅77%。

每次暴跌後,比特幣都會迎來更具報復性的狂漲。

但當比特幣第一次分裂成比特幣現金(BCH)之後,比特幣已經變天瞭。

一次硬分叉,意味著在山寨幣中誕生一個算力最強者。在加密貨幣世界裡,這被稱為51%以上的算力;但在股市上,這樣的行為就叫“坐莊”。

幣圈大佬們突然發現,隻要搞出硬分叉,在自己的山寨幣裡就能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於是,比特黃金、比特鉆石、超級比特幣等90多種“兒子幣”粉墨登場。比特幣現金(BCH),隻不過是最出名的一個。

如今,“孫子幣”都出來兩個瞭,那麼“曾孫幣”、“重孫幣”、“玄孫幣”還會遠嗎?

這意味著比特幣的“去中心化”和2100萬枚總量的共識,早就淪為瞭笑柄。“山寨”不能停、“通脹”不可控,搞分叉、割韭菜才是正經。

“共識坍塌”,正是本次加密貨幣崩盤的基本邏輯。有人預測,比特幣或將腰斬再腰斬,跌到1500美元左右。

但跌成這樣,大佬們就不虧瞭嗎?持有陰謀論觀點的人就認定:不僅不虧,反而大賺。

比如,分叉就是人為可操縱的超級利空。分叉前,莊傢可以加杠桿在加密貨幣期貨上大肆做空,分叉後再反手做多,絕對賺得盆滿缽溢。某種程度上,人們甚至無法排除澳本聰和吳忌寒聯手坐莊的可能性。

不過,套牢人群很容易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癥。越是套牢,越堅信比特幣最稀缺、密碼學最安全,加密貨幣明後年就會迎來狂漲萬倍的春天。畢竟,這是很多人暴富的最後希望。

給這類患者推薦個好去處,就是英國愛丁堡克雷格城堡醫院:這裡環境優雅、空氣清新,祖傳老中醫,專治“比特癮”,6周一療程,一周9000鎊,合計50萬人民幣還您正常人生。

下面幾句箴言,也許能幫人省下50萬。

股神巴菲特始終告誡:比特幣是幻影,是轉移資金途徑,是老鼠藥的二次方。加密貨幣不言底,你能做的,就是離得越遠越好。

曾經的重慶市長黃奇帆,則說過一句大實話:凡是把金融整得很復雜的,統統是騙子!

免責說明:版權歸原作者,如涉及侵權等問題,請聯系小編刪除

免責聲明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左方新聞網 - 每日提供最新鮮的新聞資訊 » 血染比特幣

贊 ()

評論

留言与評論(共有 0 条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