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如何獲取信息?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扯氮集(ID:weiwuhui_com),作者:魏武揮,執教於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傳播學院,天奇創投基金管理合夥人

微信推瞭一個“好看”——看一看的子功能。

它基本上的原理是:當你的微信好友點擊公號文章右下好看時,就會進入到你視野(嗯,信息流)。

後來經過一些建議和意見,有些所謂的微信好友的好看,你是可以屏蔽的。這個人出於種種原因,你不方便拉黑,但你對ta的閱讀品味,實在不敢恭維。

好看的本質是另外一種朋友圈。在朋友圈,你的微信好友轉發,會成為你信息流的一部分。而好看,則是你的微信好友點擊好看,會成為信息流的一部分。

你有沒有註意到一件事:你的好友正在成為你的議程設置者?

再進一步,你手上是有一個開關的:不看ta的朋友圈/ta的好看。

所以,好看和朋友圈一樣,都是一種社交分發。

在我個人看來,社交分發,和算法推薦,都不應該成為一個人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

你當然可以沒事刷一刷,但如果就依賴其中一種,你的大腦,可能會出問題。

大體上是這麼一句話:嚴重依賴社交分發的人,信息繭房的可能性會偏高。嚴重依賴算法推薦的人,視野狹窄的可能性會偏高。

請註意,信息繭房和視野狹窄不是一回事。信息繭房的同義詞是觀點極化,視野狹窄嘛,就很容易理解瞭。

背後的原理在於:當你發現一個人所謂閱讀品味不高時,其實大多數情況下,隻是ta覺得的好看或者轉發,立場和你大相徑庭罷瞭。

而算法推薦,集中深挖你的興趣點,某天關心瞭一下股市就三天兩頭給你看股評文章,調教起來費時費力。

這兩種信息分發的機制,都有其弊端。結合起來用一用,倒是可以接受。算法不會管你立場如何,社交不會管你興趣如何,對一個人來說,算是有瞭中庸平和之道。

但這遠遠不夠。

我曾經花錢訂閱過財新的東西,後來它漲價瞭,我有點嫌貴,就棄訂瞭。

但隨後的一段時間裡,我意識到我這個行為是錯的,所以我又花巨資訂回瞭財新。

為什麼要這麼做?

英國一個哲學傢懷特黑德這麼說過——不是偽名人名言:

文明的進步,就是人們在不假思索中可以做的事情越來越多。

很遺憾,內容創業蜂擁而起後,你不假思索就可以信的文字卻越來越少瞭——這無關社交分發或算法推薦,因為它們並不負責鑒定信息真假。郵差的kpi裡是沒有這項的。

鑒定一個信息是真是假,是有成本的,在今天,成本還極其巨大。

這個世界,能讓你無腦信的東西實在太少瞭。

我不是說財新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百分百無腦信,但它可以無腦信的比例相比同行高,大概不差。

再說一遍,有可能信息是免費的,但鑒別信息真假,是要錢的。而讀瞭一個假信息,是要支付時間成本的。再加上人類有先入為主的特點,要洗掉假信息的印象,又是需要支付成本的。

一年花個幾百塊買個無腦信,不貴。

這兩年,我越來越復古,成為媒體原生app的愛好者。

3

(考慮到最近某個新聞,有些app不能讓你們看到)

媒體app依然有一種“編輯認為這應該讓你看”的議程設置方式。這種方式很古老很傳統,但可能是我年紀大瞭的緣故吧,我越來越發現這種古老傳統的方式,對我而言,非常有效。

什麼東西值得看看——這件事也很有價值。在這件事上,算法也好朋友也好,都未必比專業的知名媒體編輯來得可靠。

同樣的,節省時間。

當然,很多媒體原生app都有自己的各種號,我隻是更偏好於app罷瞭。

公號體量受限,對於比較大型的媒體來說,承載不夠。

另外,最近鄙人二世這件事,越發堅定瞭不可all in wechat的決心。

嗯,我相信你們看到瞭第一個目錄夾:知識付費。

我不是知識付費的狂熱愛好者,但我對時下就知識付費的某些批評,相當不以為然。

我來告訴各位我都付瞭一些什麼錢。

在豆瓣上,我有一個付費欄目(其實是朋友送我的,但我想即便不送,我也會買):哲學閃耀時。出品人,人大哲學院的雷思溫老師。

在得到上,我免費聽瞭阿裡曾鳴的智能商業20講,付費買瞭梁寧的產品思維30講、王煜全的前哨(由於二世的原因,我原來用微信登錄的賬號,課都沒瞭,幸好我有梁寧課程的pdf——不要問我要,我不會給的)。

知乎我隻是歸個類,放在知識目錄夾裡,倒沒花過錢。

至於那個混沌,看瞭一些免費內容,還沒花錢。

所以,我投入過三個付費欄目,我完全不覺得,我和權健的消費者,有什麼可比性。

其實,知識付費這事,和出版業是非常類似的。

曾鳴教授把他的智能商業20講,後來攢瞭一本書,我隻是一直在等電子版。kindle版一出我一定會買。梁寧要是搞本電子版產品思維,我一樣掏錢。

你仔細想想就明白,一套知識付費課程,其實就是一本書的制作過程。當然,我承認,知識付費可能比一本書貴。但我一向以為,你要去港臺英美晃晃,你才曉得,什麼叫書很貴。

如果說知識付費就是販賣焦慮,就是什麼保健品薅羊毛,買的人都是無知人群,好的,整個出版業都罪大惡極百死莫贖。

根據你個人的情況,買一點知識付費欄目,沒什麼不好的。

這和買本書的道理差不多。

對瞭,你也不要一聽到“書”這個字,立馬肅然起敬。它沒那麼高大上。中國一年幾十萬種圖書,你以為都是金子麼?

純靠讀書就能改變命運的,如果你知道“知行合一”的話,就曉得這不靠譜。純讀書大比例情況下,最後就一書呆子罷瞭。

但不讀書就能改變命運,這個時代,恐怕也越來越少瞭。

信息這件事,隨著信息爆炸,總體上變得越來越不值錢。

但從一大堆信息裡“挑揀”出一些,這個挑揀,就是值錢的。而且隨著信息越來越多,這個值錢會變得越來越值錢。

我並不是說可以把社交分發和算法推薦都扔瞭,我也沒說大傢以後都去付費看東西。但你要估量你的時間。

說一句極端的,錢沒瞭可以賺。這一秒沒瞭,就永遠沒瞭。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左方新聞網 - 每日提供最新鮮的新聞資訊 » 我們該如何獲取信息?

贊 ()

評論

留言与評論(共有 0 条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