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業化到商業化,被“透視”的飯圈

2018年被人譽為是“偶像元年”。見識到“粉絲經濟”的力量之後,網絡選秀綜藝開展得如火如荼。

還有半個月不到的時間,距離開啟“偶像元年”口號的互聯網選秀綜藝《偶像練習生》的播出就快一年時間瞭。

這檔綜藝從開始,到4月6日偶練選手正式出道日,長達3個月時間內強勢霸占網絡熱搜,再到中期騰訊視頻《創造101》熱度續航,後期這些新晉偶像們形成的網絡熱議,都讓“偶像”以及同它一道走向大眾面前的“新流量”“粉絲經濟”和“商業經濟”,被無限的放大。

毫無疑問,出道之前就已經逐漸成型的偶像IP,吸引著網友為這類“精神產品”付出相應資金和時間,從而實現平臺和商傢的雙盈利。這中間會員收入、品牌等商業活動圍繞粉絲和偶像互動,在互聯網支持下的粉絲經濟拉動下,獲得瞭難以想象的商業回報。所以,當新的一輪選秀綜藝節目出現的時候,品牌商、經紀公司,包括粉絲都選擇瞭蜂擁而上。

距離《偶像練習生》播出一周年還剩不到十幾天的時間裡,它的第二季節目《青春有你》即將和大傢見面,這檔綜藝將會打響2019選秀網綜的第一槍。緊隨其後的兩檔綜藝節目,騰訊視頻的《創造101》第二季,優酷入局選秀綜藝的第一檔節目《以團之名》也在緊張的備戰中。

去年下半年,《偶像練習生》第二季公開其宣傳片,參與節目的各個練習生當即引發瞭網友關註,到今年年初選手初印象陸續公開,不少吃瓜群眾都暗自下註。所以我們看到瞭僅憑一張照片就能獲得幾萬粉絲關註的現象。

從傳統傳媒時代的手機投票,到現在互聯網加持下的網絡投票,這種渠道的變化讓偶像和粉絲之間的關系有瞭新變化,也讓而娛樂圈裡的粉絲經濟被“透明化”,成為瞭一種可復刻的模板。

顛倒的追星順序

去年選秀綜藝的激化下,粉絲經濟和飯圈文化一躍成為最熱的話題。幾乎在熱搜榜上總能看到粉絲相關的微博話題,占據大眾視野,融入網絡生活。而從王菊的“菊外人”到一夜頂流的“山爭哥哥”,大眾也日益參與到飯圈互動中去。

到瞭還未播出的《青春有你》和《以團之名》兩檔節目面前,一些粉絲群體形成過程,或多或少也能看到路人式的狂歡摻雜其中,而非真情實感的追星促成。

關註《青春有你》和《以團之名》兩檔綜藝節目的網友,一定不會陌生“八倍速追星”這件事。

事情的起因是《青春有你》選手物料公佈後,一部分選手憑借帥氣的長相吸引到瞭一波粉絲的關註。在短時間內,圍繞這些練習生就迅速有網友成立追星站子。

在選手沒有任何才藝展示、沒有舞臺露出的情況下,憑借一張照片一個未出道的練習生就能擁有相當成熟的粉絲圖站,難免遭到大傢質疑:“這樣的速度未免太快瞭。”

本應該在節目播出後,才會成型的粉圈,在節目未開播之前就提前出現。圖站、後援會、中首戰、粉頭、打投組(投票做數據的組織),這些本應慢慢成長成型的粉絲機構,一夜之間全部破土而出。節目還沒有正式開播,已經出現瞭固粉、互撕、組CP等一系列飯圈的常見操作。互聯網提速之後,追“偶像”似乎也多瞭一層功利的外衣。

比如參加《青春有你》節目的樂華娛樂練習生胡春楊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自從他的節目物料公佈出來之後,一夜時間就聚集瞭40多個粉絲站子。但仔細看下來,這些粉絲站的名字格式都高度相似。

無論這種站子的成型風格還是統一出現的時間都很難讓人信服:僅僅因為一張照片物料就能聚集40個粉絲站,很難保證這些粉絲站是因為偶像本人聚集起來,而不是因為其他利益而來。因此也有人非常直接的指出,這種行為就是典型的“把握先機,抓緊掙錢”的投機行為。

就像節目開播前,一些為選手拉票的粉絲口中所喊得“入股不虧”的口號一樣,在互聯網催化下,《青春有你》和《以團之名》的選手們已經成為瞭大傢“押註”的對象。

這是自《偶像練習生》《創造101》在成功推出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偶像IP之後,互聯網選秀呈現出的特有現象。八倍速追星過程中,也反映出現在觀看選秀綜藝的粉絲已經不再為偶像買單,而是為可能成功的偶像IP買單瞭。

從2005年超級女聲時代手機投票的“超級偶像”,到現在靠電腦點擊投票的數據流量,偶像產生沒有變化,但粉絲已經因為載體渠道的不同,更新瞭自己的追星模式。也是在這個過程中,更多的人已經意識到粉絲經濟的潛在市場。

pb,粉絲經濟中的灰色地帶

為什麼現在這些粉絲會如此著急的“粉”上一個偶像呢?這裡就不得不提到粉圈中“站姐”和“大粉”。

粉圈就像一個微縮的小型社會,以偶像為中心,周圍存在很多機構,除瞭最高的權利機構粉絲後援會、粉絲官微它們行使的是領導粉絲的權利,在粉絲團、官微之下就是反黑站、數據站、公益站、時尚資源站、網宣站等各有不同功能的機構,也有一定的話語權。

如果說它們是粉圈中一種類似官方的身份,那麼圖站和大粉就是散粉最需要的“民間組織”。“大粉”就像是粉絲中的意見領袖kol。而圖站就像是一個隨時發佈藝人物料的存在。圖站中的運營者會追明星的活動行程,然後上傳圖片獲得粉絲關註和信任。

大部分圖站是“為愛發電”的粉絲自發組成,但也有極少數圖站是非粉絲人員組成。在整個過程中是一種追求盈利的需求。比如他們會從想辦法得到藝人的航班行程去蹲守藝人,如果某些時候和藝人出席活動有時間上的沖突,他們也會從一些“代拍”手中買圖,之後在粉絲中發佈。

一些圖站還會制作pb面向粉絲發售。pb也就是photobook,站姐把拍的藝人的未公開照片做成寫真,一般一本寫真的價格在幾十元和幾百元不等,站姐在其中的獲利巨大,一般當紅藝人,因為粉絲群體較多,同時因為內容是未公開的藝人照片,大部分粉絲還是會願意花錢買來收藏,站姐在其中可以賺取上萬的利潤,甚至更多。

pb這種形式也並非國內早有,以偶像工業體系發達的韓國為例,很多當紅演員和偶像藝人的粉圈中都存在售賣pb的行為。

不過有一個爭議是,站姐在售賣pb的過程中是否侵犯瞭藝人的肖像權?在日本,藝人的pb發售一般會有經紀公司等官方渠道出售。現在國內很少有專門的官方渠道出售pb。前段時間朱一龍與Mingbox合作的個人寫真集《DEPART》,發售價格150元,裡面收錄瞭150多張高清大圖,開賣售空,寫真集銷售的5%也投入公益當中。

正是因為抓住瞭粉絲願意為自己喜歡的藝人付出時間和金錢的心理,所以也出現瞭專職站姐,他們中有人會有專門的運營團隊經營不同的賬號,也有一個人就經營多個賬號的經歷。所以一個站姐為不同明星開站子的行為是普遍的。

但因為粉絲中pb行為是一種灰色的將以狀態,一些站子收錢不發貨,卷錢跑路的行為也時有發生。

從工業化到商業化,

互聯網催熟的粉絲經濟

去年一年的時間,我們在微博上看到瞭無數粉絲上熱搜的新聞。年初的蔡徐坤的飯圈約束指南熱搜,再到迪麗熱巴獲雙杯引來爭議話題,以及最近的即刻電音大張偉和張藝興的粉絲互撕爭議等。在選秀年的加持之下,粉絲們早已開始超越明星藝人的關註度,同樣受到公眾監督。

當粉絲聚集在一起形成“情緒共振”,借助互聯網快速鏈接碎片信息的功能,粉絲的力量日益壯大。而圍繞“偶像IP”形成的粉絲經濟更是在互聯網的催熟下,由原來的工業化向商業化發展。

工業化更像是原來的粉絲群體有不同的機構構成,並且圍繞偶像本人進行良性的迭代更新的健康群體,不論外部還是內部粉絲經濟都是圍繞偶像本人產生的。而商業化則是指可復制和可催熟的飯圈行為。

以《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為例。兩檔綜藝節目過程中,被稱為全民制作人創始人的粉絲,在節目過程中投票規則是原先可以投多人到投四人、投2人、投1人層層遞減,到最後的那位偶像一定是自己最終的偶像。

所以在節目結束後,一些品牌商看到這種現象,推出瞭各種“解鎖應援”任務,為瞭讓自己偶像的商業價值被看到,大部分粉絲還是甘願去做數據。

看到前面兩檔節目模式的成功,看到這些偶像的成功。為瞭在新一輪偶像選秀綜藝中獲得更多利益,一些人在節目還未開播之前,就早早瞄準其中的一些“潛力股”練習生,進入飯圈做大粉、開圖站等等,已經不再是一個健康的粉絲團體成長的過程,更像是一種復刻行為。

他們是真的在真情實感的追星嗎?至少目前來說缺少說服力。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左方新聞網 - 每日提供最新鮮的新聞資訊 » 從工業化到商業化,被“透視”的飯圈

贊 ()

評論

留言与評論(共有 0 条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