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Bank,Open Bank和DeBank驅動的下一代開源金融基礎設施


「哲人曾經說過這樣的話,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撬動整個地球,今天到瞭給你一個地球,都找不到支點在哪裡的時候瞭,嗯……這是因為杠桿太多瞭!」

由於一直以來在金融數據和企業服務領域孵化和投資的經歷,20176月我受邀參加由南京銀行和法國巴黎銀行共同舉辦的“2017國際黑客松大賽,為創業者提供決策分析和項目輔導等工作,南京銀行作為國內城商行在金融創新領域一直保持著領頭羊地位,而法巴銀行早在1860年就在上海開設瞭首間辦事處, 是最早?進駐中國的外資銀行之一,雙方的合作對於深入瞭解中國互聯網金融及初創生態圈,發掘更多金融創新項目及互聯網技術型人才都有幫助。當時我較為看好的幾個項目不出意外的到今天都發展成為有相當規模的互聯網科技公司,比如第四范式,竹間智能,神策數據,諸葛IO等,這是一次金融和數據科技的集中碰撞,產生瞭很多有意思的想法和項目。


比賽利用6個不同國傢和地區的開放接口,囊括線上線下的從開戶、交易到安全等各類模擬數據,以及南京銀行提供的行內脫敏及模擬數據,第一個方向是圍繞創新金融產品:包括但不限於線上貸款的精準營銷、資格審核(人工智能、生物識別)、貸款發放流程優化、貸後管理,API經濟等各個方面的金融產品、工具、平臺的互聯網創新;第二個提升銀行的客戶體驗:分為金融服務體驗和增值服務體驗。金融服務方面包括但不限於智能投顧、智能記賬、智能客服、開放銀行服務等。增值服務體驗包括所有能夠集成於移動端提升客戶體驗的項目,如智能停車、智能手環等。

其中最讓我感興趣的是API經濟和開放銀行的這兩個方向,這個故事的背景大概是這樣的:南京銀行的客戶去A公司的APP上買瞭一個保險理財,用的是南京銀行的賬戶,去B公司的APP上購物,用的是南京銀行的貸款,之去後可能要C公司繳費,用的是南京銀行的雲端繳費。客戶跟南京銀行之間發生瞭三次往來,但不知道背後是南京銀行提供的服務,不過客戶紮紮實實有瞭獲得感。

大傢都身處一個開放的時代,銀行的人也意識到,明白逐漸的需要一個開放的金融服務和開放的銀行南京銀行作為一個城商行主要服務本地的客戶,是需要和客戶貼近的,理論上客戶在哪裡,銀行的服務就要在哪裡,不再是圍繞銀行建自己的生態圈,而是要進入到別人的APP進入到別人的生態圈。但是與會的人的共識是其實這還不是很先進的理念,先進的理念是銀行要進別人的生活和生產主流中,比如比如房地產的APP,出國旅遊的APP,銷售汽車的APP,工廠供應鏈的APP,不是僅僅作為一個導流和獲客的工具,而是要對於客戶的態度、對於渠道、業務、產品、數據、設計到技術層面要有變化,從原來的自己搭臺子唱戲到陪別人唱戲,變成一個模塊嵌入到別人的業務中去,甚至不再有品牌露出,這個是一個很先進的理念。

但是想要進去沒有那麼簡單,銀行的系統、產品、服務目前還不能有效進去,這對銀行的技術層面提出瞭要求,比如根據客戶的具體場景把電子賬戶的服務變成一個產品,甚至再把電子賬戶的產品切成識別客戶、賬戶本身的服務、資金通道、關於賬戶本身的凍結、存管等等服務,然後嵌入到客戶的場景和業務中去。

以上,就是本文中要介紹的開放銀行時代的大背景下的小趨勢。 

什麼是API經濟呢?——

銀行業的API經濟誕生於你殺不死我我也拿你沒有辦法,那麼還是讓金融的回金融,科技的回科技,我們合作吧! 

In computer programming, an 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API) is a set of subroutine definitions, communication protocols, and tools for building software. In general terms, it is a set of clearly defined methods of communication among various components. A good API makes it easier to develop a computer program by providing all the building blocks, which are then put together by the programmer

——Wikipedia

API,即應用程序編程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 Interface的縮寫,能夠讓開發人員基於某軟件或硬件得以訪問一組例程的能力並且無需訪問源碼,或理解內部工作機制的細節。通俗來說,供應方可以把自己的特定技術服務用API的形式開放出來供需求方來使用,但需求方隻能使用服務內容卻不會得到生產內容。在這種各取所需、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方式下,供應方既能讓自己的技術輸出服務於需求方,又不用擔心核心技術與細節遭泄露。需求方則僅需從供應方處獲取所需的API,而非自行開發研究該特定技術服務。

一個典型創業項目是Segment.io,幫助企業僅通過一個SDK就能管理所有的APIOne SDK rules them all),並返回數據進行事件追蹤,獲得來自Goolge AnalyticsMailChimpKISSmetrics 等上百個數據平臺的分析結果,目前為15000傢公司提供每月超過1500億次的API調用。

不難看出,API扮演瞭技術連接器的角色,即幫助企業內外的不同技術在基於業務邏輯和數據的基礎上相互連接整合。這些技術或涉及一系列的軟件、應用、數據源、硬件以及設備等。而隨著連接器的廣泛運用,業界逐漸將API業務,以及通過API進行的業務功能、性能等方面的商業交易,稱作“API經濟API 已經從一種開發技術提升為商業模式的驅動力和戰略關註點。通過使用 API,一個組織的核心資產可以被復用、共享和貨幣價值化,可以擴大服務的受眾用戶,提供新的營收來源。

201611月,花旗銀行即在網絡上發佈瞭他們的應用編程接口(API)工具平臺,開放瞭80%的銀行功能給準入的第三方,不到一周,即吸引瞭來自全球上千傢的軟件開發商申請加入所以,在未來,我們一定會看到某些銀行的手機銀行(或網絡銀行)在很短的時間內即增加瞭很多創新好用的功能,且不斷迭代更新優化客戶體驗。IT咨詢機構Avanada認為API Bank三方支付之後,為傳統銀行拓展全新的業務生態空間的企業級戰略和產品。

 

讓我們想象一下,如果大眾點評APP裡沒有瞭餐廳地圖的功能,攜程旅行APP裡沒有瞭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功能,那我們會覺得多麼不方便。聯結這些功能和APP其他功能的端口就是API,開放API在互聯網產業的領域是個普遍的事,但在保守的銀行確實是不容易實踐的,但這非常有可能是決定銀行未來競爭力的重要因子。這一點都不奇怪,因為通過開放API,形成一個共生的生態系統(ecosystem),未來銀行的價值鏈將因此發生瞭革命性的變革改變,生態系統的夥伴們藉由他們創新的服務與產品滿足共同客戶的絕大部分需求,為銀行創造瞭場景,更為這個生態系統創造瞭更豐富的大數據,如上圖中一些金融類的API,按照Gartner三年前的說法,202075%世界上最大的銀行將開放他們的API 25%的這些銀行將有對客戶的應用商店

 

國內最有全球化戰略眼光的中國銀行,早在2012就開始瞭開放銀行的佈局,推出瞭中銀開放平臺。致力於通過中國銀行巨大的用戶群體,吸引總分行及外部第三方合作夥伴服務接入,將金融服務植入各類商業生態系統,構建用戶、開發者、銀行互利共贏的金融生態圈。平臺提供瞭從API接口、智能服務,到大數據、雲平臺的各項服務。同時,中國銀行也結合自身優勢,將多類金融服務,如資金借貸、投資理財、外匯行情、金融支付、客戶風險等級、跨境金融等通過API方式實現瞭對外開放。

如果我們把這種銀行稱作為API Banking,那更進一步的理念是開放銀行Open Banking,本質都是一種平臺模式,即Open Platform(開放平臺)——銀行可通過APISDKH5等方式,與其他合作夥伴建立連接。一方面,合作夥伴能夠通過開放平臺接入金融服務,而另一方面銀行可借助合作夥伴的力量,將銀行服務搭載在生活場景中。由此,銀行成為瞭創新背後的創新者。

 

什麼是開放銀行Open Banking呢?

Banking is necessary Banks are not,請註意這是一個中間狀態,銀行業也像電信業一樣,可以被OTTOver The Top

 

1994年,比爾蓋茨曾經說過一句名言:“Banking is necessary Banks are not”,銀行業是不可或缺的,但銀行不是。當時科技對於金融的影響還主要停留在信息化階段,許多人對他的預見不是很理解,後來他接受采訪時,又做瞭解釋:“Banks are dinosaurs, they can be bypassed.”,銀行就像恐龍,他們是可以被繞過的。當時無論科技界人士還是銀行業者,都對他的預見半信半疑,在當時來看,這個預見太過於超前瞭。而放眼今天的金融行業,蓋茨的預言正在變為現實,銀行業的革命正在發生,金融科技的顛覆性創新正在深刻地改變金融行業。

2017年歐盟正式實施瞭一個叫PSD2的法案,明確要求銀行必須開放信息給到非銀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違反者必須罰款。所以開放銀行(open banking)成為目前歐美銀行業間的一個熱門關鍵詞。事實上,很多歐美領先銀行早就認知瞭這事,並且積極的營造一個開放的平臺,吸引不僅是支付還有覆蓋其他金融服務的一些互聯網新創公司,通過這樣的開放平臺,使用銀行的大數據信息開發產品與服務。花旗銀行亞歐非與中東區的區域主管在接受The Banker雜志(20171月號)說:我們相信銀行再也無法獨力建立、擁有與運營一切,很明顯地,這個世界已不在是以那樣的方式在運作,在金融科技的革命下,我們必須扮演經濟規模賦能者的角色,與戰略夥伴們攜手合作

 

通過PSD2Open Banking,可以讓最終用戶提升金融服務體驗如:

◦ 通過相關接口服務,匯總其銀行數據到單一服務提供商;

◦ 允許已註冊的第三方直接獲取其交易數據;

◦ 允許直接通過一個銀行賬戶進行支付,而不需要指定某一張借記卡或信用卡;

◦ 更好的現金流和統一賬戶管理;

◦ 在同一應用中選擇收益更好的產品或利率更低的貸款;

  Open Banking時代的“API”,已不再是單純的技術接口與系統平臺,API就像是金融業務的開放連接器,將把金融與產業生態連接起來,構成一個開放共享、共建共贏的生態圈。

但是如果我們認為這樣的開放創新就足夠瞭,那我們就遠遠忽視瞭過去十年的另外一波暗潮湧動的力量,那就是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帶動下的開源金融基礎設施的發展。

 

什麼是開源金融基礎設施呢?

開放和開源不同,開放的生態要看規則制定者的眼色,開源是互相制約不能你想怎麼著就怎麼著,大不瞭我不玩瞭,全球金融的技術設施就像打盹的老皇帝,垂垂老矣,剛好給全球的創業者們一次揭竿而起的新機會,所以開放和開源其實剛好是兩個截然相反的態度,一個是自上而下的,一個是自下而上的

 

我們回顧一些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東西,其實就是小崗村,它改變瞭什麼?土地改變瞭嗎?並沒有。改變土地,改變的是工作生產的機制,原來大鍋飯改成瞭包產大戶。而今天銀行改變瞭什麼?貸款還是貸款,該審還是審,該催還是催,但技術在改變,關鍵改變的是理念。我相信銀行的這個理念一旦轉變,路變的很寬廣。微信和支付寶大傢都很熟,各傢銀行都在上面忙活,其實是早期的API,最早期的開放銀行。隻不過一開始的時候,銀行沒有這個意識,或者即使有這個認識也不願意承認這個變化。在這個過程中,其實對銀行的挑戰,一路走來,從1.04.0。到瞭3.0的時候,銀行能夠線上獲客,像中信銀行與百度成立的百信銀行這種互聯網銀行的誕生,它能從線上獲客,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它已經走向瞭生產力的變革,但這個還不夠,光是在線上獲客,它還是在某個獨立銀行的APP上完成的,還必須要在當地的銀行辦業務。銀行的線上業務到瞭3.0時代,還在沿用傳統的方式在進行,以前是線下物理網點,現在是線上APP,其實思想沒有本質改變。


思想沒有本質改變的時候,銀行業不會有蓬勃的發展,因為你隻是做瞭線上化,你把業務線上化沒改變什麼,改變的隻是工作效率。原來排第10名的銀行,線上化之後隻是第9名或者11名,行業其實沒什麼變化。這就是過去十年整個金融科技的趨勢,看似熱鬧,但是行業本質性的改變並不多。

「二十世紀後半葉,有一項創新改變瞭全球商業模式。起初,一些人認為其很快就會過時;而另一些人則堅信其必將產生巨大影響。一些公司對其進行投入最終獲得成功;而另一些公司卻就此衰落。最終,這項創新加速推動已經進行瞭數百年的全球化最終得以實現。我所說這項創新的不是軟件行業,而是航運業中一項沒有很多人註意的工具:集裝箱」 ——比爾蓋茨

這個金融世界的集裝箱就是區塊鏈,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就是新金融的基礎設施。就像互聯網是新媒體的基礎設施一樣,兩者都不會一夜之間建成。真實情況是金融的基礎設施改變非常少,今天大多數的交易是以電子的方式進行的,最關鍵的部分並未有過轉變:新工具,合約和協議的創建,今天我們仍無法創建一個金融合約 - 例如衍生品,貸款或貨幣市場的合約。比如今天全球性的銀行間的金融報文交換系統叫做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英語: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縮寫SWIFT),是一個1973年就成立的全球性的行業組織,到2015為止,SWIFT的服務已經遍及全球200多個國傢和地區的11,000多傢銀行和證券機構、市場基礎設施和公司客戶,每日處理的報文次數達到1500萬。

任何正常運行的金融系統都需要一系列基礎的工具,如:

• 杠桿也就是某些東西價格上升一美元,你獲得或失去的倍數

• 保證金 - 能夠借錢抵押你已經擁有的東西來購買更多的東西

• 記賬單位能夠穩定交易的東西(如美元)

• 交易所基礎設施實際交易資產的場所

• 貸款和發行的基礎設施 - 發行債務和權益工具。

我們發現這些基礎的工具開始改變瞭(真正意義的改變是完全全新的東西),通過區塊鏈接口和互聯網(例如Metamask瀏覽器)可以進入這個加密的金融世界。從這裡消費者可以直接訪問金融服務,而無需聯系銀行。比如MakerDAO可以方便的借入或借出加密資產,另一個項目 Dharma 允許用戶申請或提供任何 ERC20 可替代型代幣  ERC721 不可替代型代幣資產的貸款,還有 dYdX項目則允許進行衍生品交易和多/空保證金交易,而 Compound  ETHDAI 和其他一些代幣提供貨幣市場借貸。在交易市場一級層面如 0xKyber 這樣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協議,以及第三方交易所和訪問它們的接口,如 Radar RelayEaswap,現在都已經發揮作用,使得非托管交易成為可行的現實。Uniswap可以提供流動性並自動賺取費用,使用的方法基本上與 Bancor 相同,但經過簡化,移去瞭不必要的代幣。我們從下圖可以看到以太坊的DeFi(這個詞按下不表)一個相對完整的金融基礎生態系統。


 

「以太坊的DeFi生態系統/經濟」

如果你認為這些這是拼湊在一起的一個生態圖,拿就大錯特錯瞭,上述的所有項目彼此交錯融合,已經逐漸發展成為一個全新的體系和物種,有人甚至把之前的銀行業成為是模擬信號,受種種制約,而加密銀行業態是數字信號,沒有邊界自由流動。如果我們回顧有關信息獲取的歷史和信息自由的進步時,我們會註意到無論用任何指標來衡量,社會都在不斷進步:教育、思想和新技術的傳播、人均 GDP 和貧困率等。金融沒有經歷過類似的創新,事實上金融經歷的創新與互聯網為社會信息帶來的創新相比,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這個想法聽起來很激進,激進程度不亞於在古代宣佈除瞭達官貴族之外的人也可以自己寫書。人們或許會驚呼,「難道出版商不應該控制發佈的內容麼,他們會檢查敏感主題的呀!其他人則歡呼雀躍,「如果人們能夠發佈他們想要的任何內容,並能自由選擇他們想要閱讀的內容,那會怎樣呢?」

同樣的基本原理也適用於金融體系,通過創建去中心化的新金融市場,社會將受益於過去互聯網創新帶來的同等影響。但這一次,它將改變價值,貨幣和金融。我們的目標是讓金融領域直接跳到今天互聯網信息自由的去中心化程度。將貨幣視為權益的一種延伸其實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即使你不同意,也會大量的人有效地支持這樣的觀點。就像人們不需要最高法院的判例來承認計算機上組成信息的字節是新聞一樣,金錢如果能夠用字節來表達,那麼金錢也能是權益,而這將會成為基本權利的其中的一小部分。

我們再回到開頭的南京銀行的嘗試,很快銀行APIAPI銀行會是成熟的概念瞭,這個本身是中心化的概念的延伸,開放式的銀行也是目前銀行業為瞭適應新時代所做的努力,看起來需要出現完整瞭去中心化銀行服務之後,他們的API出來瞭,變成DeBank API,這才是真正新的概念,我們的疑慮是銀行願不願意成為其中的一個節點呢?

時間會給我們答案

 

參考資料:

1 Cryptonetworks are not Companies – Chris Burniske – Medium

2 The next FinTech: Global “Open Finance” InfrastructureAndrew WongMedium

3 開放銀行:創新者背後的創新者-微眾銀行金融事業研究員-李思琪

4 DeFi vs Fintech Tobia De Angelis

5 談談銀行開放式 API-金亦冶

6 開放銀行  李偉東:詳細解讀開放銀行的現在進行時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左方新聞網 - 每日提供最新鮮的新聞資訊 » API Bank,Open Bank和DeBank驅動的下一代開源金融基礎設施

贊 ()

評論

留言与評論(共有 0 条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