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詢問瞭30多傢行業公司未來會選擇哪條公鏈,答案出人意料

作者:區塊律動BlockBeats 0x30 0x29

如果說 2018 年是公鏈元年,那麼 2019 年則是公鏈競爭之年,優秀的公鏈將繼續吸引更多的開發者團隊和用戶,大量的公鏈項目,包括 IOST、Tezos、Mixin、Algorand、Contentos 等都已經或者即將上線主網。如何取得更多的技術突破,盡可能多的吸引 DAPP 等開發團隊和用戶,將是公鏈生存發展的關鍵。

那麼作為生態的核心建築工人,區塊鏈生態參與者們又是如何選擇公鏈的?挑選公鏈的標準是什麼?他們現在在什麼鏈上?未來會去什麼樣的公鏈?

今天就來跟大傢聊聊公鏈的生態情況,或者具體點兒說,是這些底層公鏈上的 DAPP 和流量,究竟發展到什麼程度,生態參與者們未來又會面臨著怎樣的發展態勢。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采訪瞭 30 多個公鏈生態參與團隊,涵蓋 DAPP 遊戲團隊、去中心化交易所、錢包、基金,全面解讀區塊鏈生態參與者是如何選擇公鏈的。

開發者選公鏈時都在選什麼?

就像戰爭,打的其實是經濟、人口和資源。項目方們在選擇公鏈時,選的其實是技術先進性、性能可靠性、用戶數量等。任何一個因素,都有可能成為影響開發者選擇公鏈的關鍵。

對於絕大多數公鏈生態參與者來說,最首要解決的問題自然是「錢」。盡管 2019 年 1CO 融資繼續下跌,但目前通過在公鏈上發行自己的 Token,向投資者售賣 Token 募集公鏈幣作為開發資金,仍是大多數項目方的找錢的方法。而公鏈也希望通過 1CO 這種利益捆綁方式,沉淀更多的開發者和投資者。

「一個優質的公鏈一定要綁定足夠多的實際資產並獲得大傢認可,而不是隻看 DAPP 和開發者的數量。」極速資本合夥人王鵬認為,公鏈本質還是要看它的金融屬性。這個金融屬性的共識包括兩方面,一是項目的社會資源、商業邏輯和落地性;二是開發者的社區規模如何,有多少可支配資金可以燒。

「很多項目方沒有風險意識,既沒有資產管理的專業能力,也不明白持幣即投資的道理,以至於將募集資金以持幣形式留存,無意間被動承受瞭市場下行的風險。」BlockVC 投資總監郭靜表示,開發者手中募集的資金保值情況將很大程度上決定其在熊市環境下的生存狀況。

2018 年下半年到 2019 上半年,大約有一百多個公鏈主網上線,大部分財務情況都不甚理想。盡管去年 ETH 和 EOS 離最高已跌去近 90%,但仍比大多數公鏈幣情況好很多。目前在公鏈生態發展方面,ETH 先行一步,EOS 和 TRON 則是後來追趕。AlphaCoin Fund 創始人 Frank 表示,在他們去年投資的諸多公鏈項目中,IOST 是個例外,項目在融完瞭約 4000 萬美元的 ETH 後,將 ETH 變現成法幣保值。

考慮完瞭「錢」,接著就是「人」瞭。因為公鏈的用戶量直接決定瞭上面開發項目的用戶量。

極速資本合夥人王鵬表示,由於公鏈數量眾多,產能嚴重過剩,頭部效應非常明顯,大多數用戶都集中在幾大頭部公鏈上。但也有一些處於上升趨勢的項目如 IOST、polkadot、cosmos、algorand 等,生態建設也比較好,它們其實是在從以太坊、 EOS、NEO 等老牌公鏈吸用戶和開發者。

Lucky Slot 是一個波場上的 DAPP,其開發團隊表示,他們隻在波場上做開發,因為波場門檻低,易用性和通用性也較好,獲取用戶成本低,相比之下,EOS 的開發成本相對高一些,獲取用戶的競爭壓力也更大。

更多的 DAPP 開發團隊則是選擇多鏈開發,哪裡有用戶就去哪裡開發,哪裡有流量就去哪裡做。0xUniverse 是一傢國外的區塊鏈遊戲公司開發的 DAPP,團隊還在 EOS 和波場上有類似的多鏈遊戲 0xWarriors。

註:「---」表示采訪對象在采訪時暫未表態或未回答。

此外,公鏈的性能,對於絕大多數公鏈生態參與者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公鏈性能的可靠性、安全性、先進性等,對開發者的重要性再怎麼強調也不為過,這點無需多證。

EOSBet 團隊表示,他們曾在以太坊上開發過一些骰子類遊戲,但後來就一直在 EOS 上開發,原因是 EOS 性能暫時更合適博彩類遊戲。尤其對於高頻 DAPP 來說,TPS 極限就是盈利的極限。

泰肯星球是一個基於 EOS 上面的 DAPP,其團隊表示也一直是在 EOS 上做開發。盡管 EOS 的用戶教育和使用門檻對於新用戶還是比較高的,但目前在眾多公鏈裡面,能夠滿足在低延遲的基礎上支持大規模用戶使用,並給開發者提供低成本甚至 0 成本的基礎設施服務。

現在的公鏈生態如何

「公鏈都沒起來,上面的所謂生態更是困難。」BlockVC 投資總監郭靜表示,不管是定位於遊戲還是交易所的 DAPP,隻要是面向 C 端用戶,本質上都是在做流量生意,而 C 端用戶都是用腳投票的,不能滿足用戶的服務需求就沒有流量。目前在整個區塊鏈領域,發掘用戶需求,完成流量積累始終是一個亟待解決的難題。對上層應用而言,商業模式會成為生死攸關的首要難題。

因此,公鏈生態之爭,最終仍然會是用戶和流量之爭。但凡流量生意都需要達到一個流量的門檻才有可能盈利,但目前區塊鏈 DAPP 的用戶基數遠遠達不到這個要求。整個區塊鏈的使用人群基數相比起互聯網的用戶基數相差何止十倍,而區塊鏈內的用戶本身能轉化為 DAPP 用戶的機會就少之又少。如果區塊鏈的用戶基數始終提不上去,也不能成功和互聯網融合,轉化流量,那說明隻能尋找其他的商業邏輯瞭。

希望通過掌握入口流量來占據公鏈生態中的有利位置,幾乎是所有錢包類應用的想法。尤其是對於 POS 幣,錢包功能非常重要。

有做單一公鏈的錢包,比如 MEET.ONE,一直把自己定位成做 EOS 生態入口。用戶能夠完成資產管理、使用 DAPP、節點投票、租賃、理財以及獲取資訊等。但大多錢包則是多鏈出擊,盡可能獲取多條鏈上的流量,比如 TokenPocket比特派錢包等都支持多條公鏈。曾經以太坊用戶最多的錢包 imToken,目前也已經支持以太坊、BTC 、EOS 三大公鏈。

註:「---」表示采訪對象在采訪時暫未表態或未回答。

錢包有瞭流量,不僅可以收取廣告費,還能直接參與 DAPP 代運營遊戲。EOS Knights 是一傢韓國的區塊鏈項目方做的,中國用戶運營交給瞭 MEET.ONE。就像網易代理暴雪在中國的遊戲業務一樣,未來錢包承擔起 DAPP 代運營的模式會更常見,尤其是很多 DAPP,早期隻有幾個人的小團隊,運營無疑是一個負擔。

由於大多數 DAPP 的 Token 都會選擇在所在公鏈上的 DEX 上幣交易。因此 DEX 成瞭公鏈生態中除錢包外,另一個非常重要的流量入口。

不過一般的 DEX 情況仍不容樂觀,大部分 DEX 仍面臨缺錢、缺用戶的現狀。目前來看,DEX 仍是作為中心化交易所的補充存在的,原因是很多小幣種因各種原因無法掛牌主流的中心化交易所而選擇在 DEX 掛牌。

現有的公鏈技術也是制約 DEX 發展的重要原因。以太坊上最大的 DEX 之一的 DDEX 表示,目前的以太坊 DEX 不管是交易量還是技術要進一步發展,必須指望以太坊的技術取得的突破。

除瞭等待以太坊技術取得突破,DDEX 還在其它公鏈上主動開發 DEX 市場。對公鏈的判斷標準就是技術、用戶、流動性需求、性能。基於這個方向,DDEX 在 Tron 上開發瞭第二個去中心化交易所,IOST 將是第三條有 D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公鏈。

未來會如何選擇?

在我們采訪的團隊裡面,不少團隊認為公鏈的未來在 layer 2,包括閃電支付、狀態通道、防彈協議等重點關註項目。

正如流量生意都需要達到一個流量的門檻才能盈利,而目前的區塊鏈 DAPP 根本達不到,也沒有一個公鏈能支持 DAPP 遊戲正常大規模並發運行。效率極差的 DAPP,遠不如中心化的遊戲體驗好;而博彩、資金盤類 DAPP 也不能正式大規模推廣應用。所以公鏈需要 layer 2 來提升性能,讓公鏈達到盈利的流量門檻。

公鏈未來的另一個重點則是,區塊鏈的金融屬性與互聯網商業模式的融合,區塊鏈補足互聯網產品的金融模型。短時間來看,區塊鏈在金融上有極大的優勢,這一點怎麼產品的商業模式結合還需要市場探索。

AlphaCoin Fund 創始人 Frank 認為破解加密市場發展困境之道在於信任。受監管的托管能解決信任問題,它也是機構大規模入場加密幣市場的最基礎的前提。在有關加密幣及公鏈的賽道中,最看好合規、托管公司。

隱私性仍是公鏈未來的一個重點賽道,多傢資本都表示,非常看好今年匿名性、隱私性的項目發展。

比特派錢包也表示,將傾斜資源支持匿名幣錢包建設,滿足用戶對隱私的需求。ARPA 區塊鏈安全開發團隊,其創始人徐茂桐認為,數據時代企業間數據流轉為大勢所趨,個人隱私保護需求巨大,而團隊主要為各大公鏈開發安全多方計算網絡作為協議層,實現隱私計算的能力。

同時,也有很多團隊已經考慮或者已經跳出以太坊、EOS 和波場等傳統公鏈,選擇在新的公鏈上開發產品,比如 Team Joy、White Matrix、Endless、DDEX 這些項目團隊在 IOST 上已經完成開發或者正在開發相應的項目。

總的來說,在公鏈世界裡,舊神壇已經出現崩塌,但新的王國尚未建成。以太坊技術有待突破,EOS 和波場生態仍在建設。但毫無疑問,2019 年會有一批新的公鏈成長起來,並初步形成一個公鏈生態,答案最終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左方新聞網 - 每日提供最新鮮的新聞資訊 » 我們詢問瞭30多傢行業公司未來會選擇哪條公鏈,答案出人意料

贊 ()

評論

留言与評論(共有 0 条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