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元老:對大盤磨底的艱巨性,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七位名傢論市)

本周“股市先揚後抑,年關將至,12月即將結束,接下來行情還要磨底多久?最好的走勢是怎樣?今天帶來股市元老李志林、石建軍、金學偉、曉風,老怪中國、餘嶽桐、DLIANG等股市名博的觀點。

李志林:A股築底磨底還將多久?

作者簡介:股市元老,華東師大教授, 著名資深投資專傢

由於上周末,達成瞭毛衣休戰的共識,加上允許理財子公司發理財產品投資股市的雙重利好,本周一,各大指數均跳空大漲,大盤留下瞭2590—2629點的跳空缺口。後半周,雖受外圍利空事件沖擊,大盤出現跳水,但是仍保留瞭2590—2599點、9點的缺口未補。上證50、滬深300、中證500、上證綜指、深成指、中小板、創業板仍收出瞭0.11%、0.28%、0.78%、0.66%、0.68%、1.02%、0.91%的周陽線,為全球股市表現最好。

這表明,市場還是認可瞭“毛衣”休戰的成果,認可瞭大跌三年後目前A股超低估值的價值。

那麼,未來90天談判能否取得成功,將“休戰”變成停戰?A股的築底磨底還將持續多久?周四的大跌和周五的死水微瀾般的縮量2300億的窄幅震蕩整理,正反應瞭市場的這些擔憂。

未來90天的談判,不再是原先的一方提交單子,要求另一方照單全收的態勢,而是進行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磋商,朝著取消此前加征的所有關稅的方向,力爭達成互利共贏的貿易協議和解決方案。

對“毛衣”占結局,既不能太悲觀,也不能過於樂觀。

3、A股築底磨底還將持續,很可能要到明年春季。

一是,中美各方面新的沖突會不斷發生。人們當對美方從各個方面鬧摩擦、搞沖突,多一份警覺性,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類似於本周用國內法代替國際法事件,都會對股市產生負面影響。

二是,市場新增資金嚴重不足,使大盤指數難有明顯起色。

從10月19日2449點以來,隻有一周的日均成交量達到4170億,隨後就不斷萎縮。至本周,日均量隻有3217億,周五更是萎縮到2386億。

如此小的成交量,是無法啟動大盤藍籌股、白馬股行情的,致使大盤指數總是一步三回頭,難以在2600點上方向上拓展。

三是,股權質押危機和大小非減持不斷地消耗瞭大盤的上漲動能。

近期,隻要大盤某日出現大漲,次日便偃旗息鼓,低開低走。主要是陷入股權質押危機的部分股權在減倉,大小非在乘機減持,甚至清倉式減持。

這就嚴重挫傷瞭投資者的信心,使上攻缺乏連續性,更多的投資者加入瞭追跌殺漲的行列,加劇瞭大漲一日遊。

四是,科創板的擴容主題,決定瞭明年股市的熱點是小市值和高成長。

近期,上交所正加緊制定科創板細則,預計明年1月推出征求意見稿,明年3、4月接受上市公司申報,明年6月左右望正式開板。並且,在交易規則上,醞釀T+0交易,漲停板幅度將有望擴大到30%以上,對業績要求有所降低。

這些都預示著:明年隨著上海科創板的推出,市場的主流熱點將姓“科”(芯片、軟件、雲計算、5G、人工智能、生物醫藥、新能源、高端裝備為代表的高科技)、姓“創”(創投企業、科創企業、科創園區)、姓“轉”(通過並購重組,轉讓控股權,實現轉型升級),而不是姓“白”(白馬股)。

這樣,明年科創板指數,主板和中小盤高科技股、創投股會持續活躍,但它們對上證50、滬深300、上證綜指、深成指的推動作用,則很有限,甚至有一定的反作用。

鑒此,在12月年終結賬和冬播時節,人們對大盤在圍繞2600上下點左右的築底、磨底的艱巨性、反復性、持久性,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至少要到明年3月1日前毛衣談判結束,A股才會有明顯的方向性選擇。當然,期間仍不乏熱點個股層出不窮的機會。

石建軍:橫向震蕩將是年內大盤最好的選擇!

作者簡介:資深投資分析傢、中國資本市場第一代技術分析專傢。

本周大盤跌宕起伏。受會談鼓舞,周初股市跳空高開,但其後幾天大盤即縮量盤跌。周四大盤受外盤大跌和美加扣人事件影響,跌幅放大,一舉封閉瞭周線的2617點的上跳缺口。周五則開始威脅2590點的日線跳空缺口。

其實,就在周一大盤跳空上漲後,我就在內部操作策略中對這個周K線的缺口表示瞭明確的擔憂。理由很簡單:在一個弱勢市場中,周線的跳空缺口都會被很快地封閉掉。更何況,現在的市場屬性,毫無疑問,仍處在熊市的過程中。實際上,還不僅僅如此。關於周線跳空缺口,理論上,即便市場屬性是震蕩市,周線缺口也不會存在多少時間。這已經被無數的歷史經驗所總結!

由於本周的下跌,大盤的走勢仍然無奈地被限定在3587點以來的中期下降通道中進行弱勢整理。目前的市場態勢相當微妙。一方面,多方希望大盤能夠走出長達一年的中期下降通道,讓投資者有個喘息的時間。另一方面,面對種種不確定的因素,大盤始終沒有足夠的動能走出這個下降通道。於是,徘徊不定就成瞭當前市場的特征。

這樣的市場特征,反映在上證指數的周線圖上,就是周K線反復圍繞著5周均線來回折騰。而消息面的影響,就成瞭一種市場的興奮劑或冷卻劑。

實際上,一個靠短期消息面的變化來影響或刺激投資者的市場,是不會有像樣些的行情的。大盤要想真正有所作為,必須靠經濟周期的回暖預期以及場外資金對市場的信心和加盟。而這樣的情形,沒有一兩年的過渡和改善,是根本做不到的。

可以明顯地看到,管理層一個階段的主要規劃和精力,是放在市場制度的建設和基本框架的構建。也就是說,未來一年市場的基本特征,仍將主要是市場的基礎建設。

所以,投資者要有足夠的耐心來對待這個市場。不要總是陷入牛市或者大行情的幻想中。

年內的市場怎麼走?大概率,橫盤震蕩,而且我越來越偏向於是偏弱整理。那麼年後呢?我的觀點很明確:為瞭構造真正的市場大底,明年大盤是不得不需要再下個臺階的。投資者不應害怕大盤的再下臺階,相反,應當看作是歷史賦予我們的一個大的機會。因為隻有再下個臺階,釋放掉所有內在的和外來的各種壓力,市場才能自然地形成2019年的一個底部構造的大形態。

投資者一定還記得我上周五的文章。我描述瞭年內市場的幾個情形。雖然,我很希望上證大盤能夠走出兩次反彈,但我卻更傾向於年內隻是橫向震蕩,一直到個股短期做多的熱情和能量被消耗殆盡。

為什麼我越來越覺得年內的兩次反彈很難實現瞭?因為我分析觀察瞭本次2449點引領市場反彈的券商等權重板塊以及刺激市場興奮點的科創等題材板塊。發現這些板塊無論從走勢上還是從邏輯上,都已經基本沒有瞭能夠再度掀起第二輪再創新高的上升波段的能力瞭。在傳統的權重板塊中,無論是銀行還是保險,年內的獲利兌現壓力仍然明顯存在。而有色煤炭等,近期也找不到資源價格明顯上漲的邏輯。至於熱點板塊,市場還能找到類似科創板塊那樣激情四射的替代板塊嗎?海南?雄安?5G?階段性的邏輯似乎都不夠。此外,影響兩次反彈產生的,還有一個朦朦朧朧但卻很可能真實存在的資金方面的問題:年末資金的結賬因素!

向上拓展沒有動能,那麼向下拓展呢?暫時也不行。畢竟,2449點是花費瞭很大的“動員令”才形成的。怎麼辦?暫時似乎隻能橫向震蕩、拖延時間。

拖到什麼時候?當然是明年再說!新的一年,新的變局。對於明年,我要奉送給投資者的,還是一句老話: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曉風觀市:下周將作出方向的選擇

(股市元老)

本周在消息面刺激下出現脈沖行情高開低走,全周主板、50和創業板分別微升0.68%、0.11%和0.87%。

一是毛衣占出現緩和,這是最關鍵的因素,二是股指期貨松綁,三是銀行成立理財子公司可以直接投資股市。

在此影響下周一大盤大幅高開再次站上60均,留下2590-2629上升缺口,周二維持小陽,最高見2666,周三在美股暴跌拖累下低開高走但仍跌去16點,周四大跌44點失守60均,周五小幅盤旋,刺探2600但周一缺口還有9點未補。

繼11月16號攻擊60均失利後本周借助消息面再度攻擊60均但仍未成功,60均成為次級反彈轉化為中級反彈的最大攔路虎,後市將有兩種路徑的選擇:

1

第一種路徑,如果將從2449反彈看做是大C浪下跌以來的C2浪中級反彈,2449-2703完成C2-1上升,2703開始走C2-2調整且走ABC模式,那麼2703-2555就是A浪下跌,2555開始的回升就是B浪反彈且在2666已經結束,2666的回調就是C浪下跌,大概率要補掉周一上升缺口且威脅2555但不能破位2521,這樣,還會有第三次攻擊60均的反彈,能否有效突破60均是次級反彈能否轉化為中級反彈的基本標志。

2

第二種路徑,2449開始的反彈隻是C1見底之前的又一個次級性質反彈,那麼在2703就已經結束,之後的下跌會走五浪模式,本周反彈到2666就成為反抽確認2703作為次級反彈頂部的性質,目前在走5-3浪下跌,止跌後還有5-4反彈和5-5下跌,大概率要破位2521並威脅或破位2449。

兩種路徑的根本區別是 : 第一種路徑是次級反彈演變為中級反彈並將進入下半場,12月總體樂觀,第二種路徑是中級反彈還根本沒來,2449-2703的次級反彈結束後,還將面臨探底或破位走勢,12月總體悲觀但見底後仍將孕育中級反彈行情。

兩種路徑,方向相反,何去何從看兩個關鍵位置的得失:向上有效突破60均,就是第一種路徑的確認,向下破位2521,就是第二種路徑的確認,時間上下周將作出方向的選擇。耐心觀察吧!

金學偉:資需要更敏銳的思維

(股市元老,原南方證券研究所所長)

投資的成敗長期來看,一靠我們的投資理念和方法體系,二靠對信息的掌握、理解。

這裡的信息當然是指廣義信息,不是狹義的新聞、消息。舉凡,一切可以傳播、可以記錄、可以獲得的宏觀與微觀、歷史與現狀的資訊,都是一種信息。

對信息的不同理解,反映瞭不同的思維范式。這其中就有霍華德·馬克斯說的“第一層次思維”和“第二層次思維”問題。

“這是一傢好公司,讓我們買進”,這是第一層次思維。第二層次思維說,“這是一傢好公司,但人人都認為它是一傢好公司,因此它不是一傢好公司。股票的估價和定價都過高,讓我們賣出股票吧。”

第一層次思維說:“會出現增長低迷、通貨膨脹加重的前景,讓我們拋掉股票吧。”第二層次思維說:“前景糟糕透頂,但是所有人都在恐慌中拋售股票。讓我們買進”。

第一層次思維說:“我認為這傢公司的利潤會下跌,賣出。”第二層次思維說:“我認為這傢公司的利潤下跌得會比人們預期的少,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而拉升股票。買進。”

第一層次思維單純而膚淺,幾乎人人都能做到(如果你希望保持優勢,那麼這不是一個好兆頭)。它所需的隻是一種對於未來的看法,譬如“公司的前景光明,表示這股票會上漲”。

第二層次思維深邃、復雜而迂回,要考慮許多東西:未來可能出現的結果會在什麼范圍之內?我認為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我正確的概率有多大?人們的共識是什麼?我的預期與人們的共識有多大差異?資產的當前價格與大眾所認為的未來價格以及我所認為的未來價格相符的程度如何?價格中所反映的共識、心理是過於樂觀,還是過於悲觀?如果大眾的看法是正確的,資產價格將會發生怎樣的改變?如果我是正確的,資產價格又會怎樣?

顯然,第一層次思維和第二層次思維之間的工作量有著巨大差異,能夠進行第二層次思維的人數遠少於能夠進行第一層次思維的人數。

如果說,第一層次思維者尋找的是簡單準則和簡單答案。那麼,第二層次思維者知道,成功的投資是簡單的對立面。就像查理·芒格說,投資並不簡單,把投資說成很簡單的人都是傻瓜。或是像愛因斯坦說的,“凡事應力求簡單,但不要過分簡單”。

從上面的論述可知,霍華德·馬克斯說的第一層次思維,其實就是人人皆知的事實和道理,就是共識。第二層次思維則指人人皆知的事實、道理、共識背後的更深層次的內容。

投資不能沒有第二層次思維,否則就不可能具備優勢。尤其是在一些重大關頭,是否具備第二層次思維,往往起著關鍵性作用。比方或,每一輪熊市和牛市末端,每一個重大潮流的肇始與結尾,能對我們的投資決策起決定作用的都是第二層次思維,而不是第一次層次思維——人人皆知的事實、道理。

哪怕是一些日常波動,是否具備第二層次思維,都對我們的交易和操作有一定幫助。

本周一,因毛衣摩擦達成重要意向,市場大幅高開。顯然,這從第一層次思維在起作用——這是個重大利好。

但從第二層次思維出發就會想到:難道大盤調整、疲弱僅僅是因毛衣摩擦?這個市場有上升動力嗎?

同樣,周二美股大跌,道指、標普、納斯達克指數,跌幅均在3%以上(我很懷念每次美股到高點就跳出來說“美股是中國大神試金石”的那位,近期再不露面瞭)。按第一層次思維,周三A股肯定大跌。但按第二層次思維就會想:久不露面的“護盤主力(國傢隊)”從10月中旬又重新入場,他們會怎麼想?會讓市場形成要跌的共識嗎?

凡做過主力、操過大盤的都知道:當市場有瞭“完蛋瞭”、“要跌”的念頭後,要在第一時間就把它扼殺掉,否則,所有的麻煩都是自己的。所以周三反而不會大跌,真正危險的是周四。合理的操作不是選擇集合競價殺跌,而是選擇盤中高點退出。但萬事都不能絕對化。

事實上,“知道人人都知道的”這一建立在常理、常識基礎上的第一層次思維不僅是需要的,也是重要的。用系統論觀點說,它構成我們思維“存量”,是保持系統穩定性、抗波動所需的,可以讓我們綽有餘裕地去應對日常變化,不至於一驚一乍,像鐘擺樣地來回擺動。僅僅是說,光有第一層次思維,還不足以建立起我們的優勢並保持這一優勢。

從優勢和劣勢角度來區分,一切信息和對信息的處理、理解,都可分到下面四個象限中去。

我們看到、知道、懂的,別人也看到、知道、懂的,就構成均勢態,在這種狀況下博弈,我們的風險收益和別人對等。

別人看到、知道、懂的,我們沒看到、不知道、不懂,就構成劣勢態,在這種狀況下的博弈,我們處於風險端,別人處於收益端。

我們沒看到、不知道、不懂的,別人也沒看到、不知道、不懂的,就處在隨機態、混沌態,如京劇《三岔口》中2個人摸黑盲打,風險收益處於隨機狀。

我們看到、知道、懂的,別人沒看到、不知道、不懂的,就構成優勢態,在這種狀況下博弈,我們處於優勢端,別人處於劣勢端。

股票投資,靠理念和方法體系建立起來的優勢總是有限的,而且就像霍華德·馬克斯說的: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法則;環境不可控,鮮有精準再現的時候;一種投資方法可能一時奏效,但是這種方法導致的行動最終會改變環境,環境的改變意味著需采用新的方法。要真正建立起長久優勢,需要在第一層次思維之後,建立第二層次思維。用霍華德·馬克斯的話說,就是“更為敏銳的思維”。

老怪中國:下周將迎來終極大轉折!

作者簡介:投資名人,證券分析師

本周的股市可以用“揪心”兩個字來形容,你認為呢?周一的跳空放量大陽,可以說調動瞭場內外的一切熱情,但是,這根陽線卻依然未能擺脫持續四天震蕩調整的命運。此前的歷史走勢,大盤也多次出現過類似的情況,先是大陽,之後一陽“止”,然後連續盤整,再後選擇新一輪方向。所以,本周之後,大盤也必將會出現一次變盤,但是,這一次變盤無論是破位下臺階還是就此向上拉起,都具有不同以往的意義。

我們進一步細加觀察盤面,不難發現,在10月19日之前的出現大陽線後,基本也要進行三五個交易日的調整,之後一根陽線,再後面是新一輪的調整,且每一輪的調整後重心都是節節降低。而在10月19日之後的見低點2449點以後,同樣是大陽線後數日調整,然後再新一輪大陽後數日調整,但總體上重心略有上移。從歷史規律與當前的形態上看,經過本周四個交易日的調整,下周初也會有一根大陽線,然後又會再次出現整理。

但是,下周與以往又是不同的。第一種假設,如果無法用一根中陽線修復,那麼2449點以來的重心上移就會戛然而止,從而宣佈2449點的底點無效。第二種假設,如果下周在大陽線復位後,那麼大盤必將會直接攻占60天中級趨勢均線,一旦在隨後的整理中有效站穩該均線,那麼就會迎來人氣的再恢復,從而使得資金做多力量形成共振,讓股市真正走出底部瞭。因此,我們可以提出結論是,下周必將出現終極大轉折,決定的是股市是重回熊市破2449點,還是突破關鍵技術均線迎來一波中級行情。

我們很多人會不自覺地把股票市場當作固定收益債券市場或銀行間存款市場,進而出現厭惡風險許漲不許跌的心理。事實上,股市對於中國來說本來就是一個新興市場,它經營的就是風險,尤其是以交易差價為目的的投資者。其實,對於以價值投資為目的的投資者,又何嘗不是在經營風險呢?因為看中一隻股票或一傢公司的價值,無非也是看好其未來,並對未來的估值折現而已,而未來,本來就是一個不確定性的東西。這樣,無論是投機還是投資,都必須正視風險,從而勇敢地接受一切風險和正面積極地看待風險。

今年的最大不確定性,即是對於外圍對於中、美一些方面局勢問題所帶來的不確定性。所以,當會談傳出確切的利好消息傳來時,意味著不確定性得到瞭某種確定,本周一股市馬上放量上漲。但同樣,當隨後市場看到中、美之間又有某些新問題時,股市又馬上開展調整下跌。再後來,有關部門很明確地回應,“未來90天的協商,是討論取消今年以來加征的關稅,而非協商是不是提高稅率加征關碎”,這又使得市場的情緒緩解,周五股市震蕩回升。種種跡象表明,歷經一年的反反復復的國際間的摩擦,在時間點行將進入2019年時,正在朝向新的動向轉化,它將變得更具體變明晰,有所謂“水落石出”之感,這樣,在最大的不確定性出現轉折,朝向一個新的不確定之時,股市的轉折點也就此要誕生瞭。

同樣地,對於2449點以來領漲的創投板塊強勢個股的認識,也體現出瞭我們的市場各級參與者對於不確定性的理解出現瞭偏差。最突出的地方表現在,認為一隻股票“漲多瞭”就是“被炒瞭”“被操縱瞭”。市場的行為本身就是構成市場的重要要素,市場的理解更是構成市場走勢波瀾起伏、投資者各得其所、股票漲跌相得益彰的重要推手,我們應該尊重市場規則。當然,我們也會尊重一些不懂市場的、自以為是地評判和左右市場行為的人,以及將股票市場當作銀行存款之類市場的人,因為他們的存在,本來就是不確定性的一個組成部份。這些不確定性,將會讓中國股市逐步走向成熟;而這些不確定性,將永遠存在,隻要市場存在。

市場出現終極大轉折,必須要人的思想大轉折,這就需要對不確定性理解上的大轉折,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外圍大環境出現大轉折,比如最大的不確定性制造者,思想上和行為上出現與過去一年相比大改變上的大轉折。二是對股市波動理解上的大轉折,即對影響市場自由交易行為上的適當性、個股與板塊上漲容忍度上的大胸懷。三是對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相對應的關於對發展的理解上的大轉折。這三個大轉折,其實也會構成未來投資機會上的大轉折。

一大機會體現在外圍環境隻需要適當出現轉機,那麼對全球股市是系統性機會,因為那將會對過去一年股票全面大跌後出現系統性的修復和補漲機會,這是集體補漲的機會,多數股票都隻需要持有都會有上漲機會。二大機會是在系統性機會來臨之後,必將會誕生強勢板塊和強勢個股,因為風險與收益的對等性原則,所謂的“炒作”,同樣會有巨大的風險,所以就不要眼紅於部份投資者獲得瞭誘人的收益。要想市場重新活躍,就必須有領漲板塊與領漲個股。市場對於政策紅利的不同理解是正常的,那麼,對於追逐活躍個股的行為也是正常的。三大機會是當前必須大力發展以自主科技為主的實體經濟而帶來的虛擬經濟上的機會,這裡面存在一個誤區。我們以創投機構為例,他們前期經歷瞭多少年的沉定,歷經瞭多少個項目的低比例成功率,終於等到一次政策紅利,其實就是在不確定性中獲得的成功,此時,我們就不能以短視的目光去看待他的個別項目巨額收益上的成功。同樣地,比如創業園區的運營,也是在數年的不確定性中歷盡艱辛走到現在,等到一朝暴發時,更不能認為它是一天就掙瞭這麼多。所以,在一些相關股票因為對應的實體經濟苦熬瞭多少年而經歷瞭大跌後,一朝暴發漲出數倍之時,我們應該積極地看待他是厚積後的薄發。

顯然,上述三大機會就是2019年區別於以往的最大不同。而下周,正是決定股市未來沉浮的分水嶺與時間轉折點。

DLIANG:目前屬於小C浪回落,中線建倉仍需等待!

(作者為資深技術專傢)

周初的反彈屬於2703高點以來的B浪反彈,B浪反彈結束,行情將進入小C浪調整之中,去向何方呢?

首先看月線,首先對5178以來的行情進行月線浪型劃分:1)5178-2638調整9個月為A浪調整;2)2638-3587為B浪反彈;3)3587-2449調整9個月為C浪調整,2449點剛好也是出現在第9個月,跟A浪調整9個月的時間幅度一致,因此,2449沒跌破前,不確定會跌破,就是受利空打壓,出現跌破2449的走勢,下方的250月線位於2328,也距離不遠,從目前的運行狀態位置分析,看不出250月會跌破,因此,無論行情新低不新低,中期看往下空間不大,而且處於明顯的月級別行情的底部,所以目前就屬於月級別底部震蕩,雖然這個震蕩時間比較長,但最終還是要起一波行情的趨勢。月K線上,連續3個月圍繞5月線震蕩,但沒有加速向下,行情近期壓力就是這個5月線2668,從目前的月線狀態分析,行情有震蕩後突破5月線上升跡象,後期震蕩突破5月線後,會向120月線2766進發。

再來看周線,從周線看,中期走好跡象已經開始呈現:1)周線通道線已經粘合運行達9周而且沒有加速向下趨勢,這與3587以來通道粘合最多三周就掉頭向下非常不同,而且結合周線位置狀態分析,周線明顯是在磨底,後期震蕩結束通道金叉上行,也就是周級別的走牛行情正式展開瞭;2)周線MACD底部背離金叉狀態,這種形態隻有5178以來的2638才出現過,所以這裡的底應該類似於2638的底部;3)前波2827高點就刺穿瞭2月高點3587與5月高點3219連線對應的周線下降通道,本月高點2666也再次刺破瞭周線下降通道,多次刺破3587以來的周線下降通道,顯示行情正在試圖走出3587以來的下降通道,重起升勢的跡象。連接5月3217與9月2827連線對應的2645是上軌的第二道壓力線,本周一度沖過這個下降通道上軌,後期沖破站穩2645是周線走出下降通道的信號。技術面上下周關註5周線2596的爭奪,,站穩5周線向上軌運行,目前周線的壓力就是上升通道上軌2645及周線生命線2662,是參考高拋位置,一旦無力守住5周線,不排除再探前期低點。

再來看日線,2449以來的行情是個5浪上升形態:1)2449-2675上升2天為1浪上升;2)2675-2521調整6天為2浪回調;3)2521-2676上升4天為3浪上升;4)2676-2590回調6天為4浪回調;5)2590-2703上升6天為5浪上升,至此完成一個完整的5浪上升,通常5浪上升需要至少3浪回調來化解技術調整壓力,所以2703以來的調整,預計就是A-B-C調整形態。繼續對2703後的調整浪進行浪型劃分:1)2703-2555調整9天為A浪調整;2)2555-2666反彈3天為B浪反彈;3)2666到截止本周五,處於2703為起點的C浪調整中,從2449以來的歷次子浪可看出出現頻率最多的是6天,目前是第3天,所以下周三附近是個參考介入位置,從A浪調整9天看,不排除C浪也調整9天左右,則對應下下周初瞭。

綜合結論:目前處於2703的小C浪之中,考慮到周線處於底部,這個C浪低點將 是非常好的介入位置,參考2547 2520 ,極限2498低吸,註意第6天附近,及第9天附近時間節點。

餘嶽桐:遊資最為悲催的一周

(資深投資人,財經名博)

一周的行情過去瞭,大盤還是老樣子:漲——有心無力;跌——勁頭不減。周初的消魂一躍,直接就越到瞭本周的最高點,剩下的幾天,都在為那消魂的沖動買單。周K線看,滬指、深成指和創業板指數,均以一根假陽線報收,滬指險守2600點整數關口,但幾大指數,都出現瞭通子死叉的空頭信號。期待著12月的收官之戰能以大漲報收的人們,繼續在失望中煎熬。

從熱點方面看,本周出現瞭遊資被反復打臉的情況,周初的行情盡管熱鬧,其實遊資並未找準進攻方向,一部分還試圖在創投概念上繼續廝殺,而另一部分卻毅然決然開始轉戰5G拓展新的戰場。結果隨著上證報的質疑過度炒作之聲響起,監管的大棒也接連揮舞,創投概念瞬時啞火,市北高新、恒立實業、群興玩具、光洋股份、新華傳媒,炒作頗兇的幾個品種連續大跌。醒過味來的遊資重新集結,開始向5G概念發動強攻,誰料華為事件爆發,5G在周四遭遇集體重挫。好容易挨到瞭隔夜美股反擊,信心大增的資金便得以在5G概念上卷土重來,但忌憚於監管的加強,所以前期被爆炒的品種選擇瞭震蕩下行,反而是漲幅不大的品種開始出現補漲。此外,在雄安板塊上,也不難看到遊資的身影,寄希望於改革開放40周年的利好刺激,相關個股明顯受到瞭資金的關註。嘉寓股份、恒通科技、凱發電氣、南國置業、渤海股份,一批前期打下過群中基礎的品種開始試圖吸引更多的市場註意。這也說明,目前的遊資不停在揣摩政策意圖,並緊跟市場的大方向,稍有風吹草動便會拔腳走人。所以接下來的走勢,就要看大勢能否配合瞭。

從指數角度講,幾大指數失守子線並且再度形成通子死叉,說明經過瞭一個多月的反彈的確有些審美疲勞。此時,利空的不斷湧現讓做多的資金始終不敢越雷池一步,也造成瞭大盤指數的疲軟態勢。量能的大幅萎縮說明資金再度陷入兩難境地:向上,每一步都壓力重重,向下,苦於政策面的救市利好實在心有不甘。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市場的整體壓力還會進一步加大,特別是年末的特殊時點,資金面整體偏緊的情況下,還要面臨各種到期結算的被動。這些,都會使得12月中旬開始,大盤再度尋底之路的開啟。當然,2600點目前還在被多頭死守,一旦這裡失去則2550點和2520點就是接下來兩道需要考驗的重要支撐。

市場的操作機會不能說沒有,但把握難度不小,基本都是各領風騷三兩天的走勢。或者說,誰也沒有能力發動波段性的連續進攻行情。周五尾盤,大宗商品中的黑色系開始狂拉,這勢必會影響A股中周期性品種的表現。你的目光還隻能繼續鎖定在遊資的身上,他們是市場中最狡猾的力量,一旦他們撤離就意味著炒作的氛圍沒有瞭。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左方新聞網 - 每日提供最新鮮的新聞資訊 » 股市元老:對大盤磨底的艱巨性,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七位名傢論市)

贊 ()

評論

留言与評論(共有 0 条評論)
   
驗證碼: